My Sponsor

2018年1月19日 星期五

彼得廚房 ~ 有水準的小店子


一月上旬·寒冷

再來,是吃晚餐。

其實幾天前才跟朋友們來吃過午餐,只是每位百多元,覺得水準不錯。數天後又因為相同原因跟朋友們又聚,自然又想回來,又試訬晚餐如何?

小店子

其實不是地膽朋友介紹,也真的不會留意這裡。地點就在高街,從行人自動電梯那邊走過來要差不多走到東邊街才找到這裡來。舖面簡簡單單的,是一所西餐廳。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來。外邊只是十度左右的氣溫,不過我們坐在餐廳裡又不算太冷,是個輕鬆隨意的地方。

再來,吃晚餐


2018年1月6日 星期六

Chez Ed ~ 不可不吃的法國大雄雞盅


一月上旬·轉冷

2017年是東奔西跑的一年,公司雖然規模微小,但為應付業務需要也發展出一個採購部來。新年伊始,正好找個地方大家吃頓好的去開年。正好在面書看到店子新近推出的經典餐單,當中包括幾個法國老菜式。個人而言對其中的布烈斯大雄雞盅非常有興趣,一行四人就約定來吃。

大廚Eddy

周五晚上,店子座無虛席也非常熱鬧。我們就坐在靠窗的位置,不時映進華燈催燦,是輕鬆舒服的用餐氣氛。只見梁廚跟其團隊在半開放式的廚房內,忙得團團轉。打消了原本想跟他打個招呼的念頭,點了菜就乖乖等吃。

輕鬆隨意的地方

這個5道菜的餐牌,大部份都是堂弄的項目。只見經理在大堂架起木檯,在廚房內煮起的每一道菜式都會在這邊分菜上檯。食客們除了可以欣賞這裡的經理們的分菜的功夫外,他們也會同時跟大家介紹菜式。不説不知,這裡的幾位經理都是在Gaddi's工作了多年的老臣子,對經典法國菜的詳細資料當然熟悉。

經典餐牌上有不少堂弄的項目


2018年1月3日 星期三

Jan Jan Kushikatsu ~ 當宮崎食材遇上關西串揚


十一月中旬

串揚,是關西一帶最普遍的地道美食。說來奇怪,在香港這個日本料理店多如繁星的地方,串揚店卻是少之又少,這裡算是當中的表表者。這一次在這裡舉行飯局,主理人特別引進一系列宮崎優質食材如和牛、豚肉、蔬菜等,做出平日沒供應的菜式,值得又看看效果如何。

在香港吃串揚,這裡是無出其右

一行三十多人,包了個小半場。店子除了坐在串揚吧檯的單人位外,也有六人及八人的個室位置。一班朋友坐在一起喝酒吃東西,氣氛是熱鬧也快樂的。店子先送來一盤椰菜葉,爽口的椰菜葉可以蘸上串揚醬汁同吃,也可以平衡油炸食物帶來的油膩感。

坐在吧檯可以清楚看到串揚在製作中

談起串揚醬汁,也值得多寫幾筆。這是吃串揚不可或缺的一環,不要少看這個以金屬容器盛著的醬油,吃時也要講究規距。只為是跟其他人「同浸」的,所以食物就要在未吃時去蘸醬油,而吃的時候更不可以「翻浸」醬汁(ソースが二度漬け禁止),以免影響衛生。在日本,很多時這個醬油是跟其他客人其用的。在香港,同席的人會共享同一兜醬油。

只浸一次的醬汁


2017年12月31日 星期日

號外:KC隨想 ~ 即將過去的2017


2017年的小回顧

還有幾個小時,2017年就會過。再回來這裡好好的坐下來,靜靜的回顧今年的工作。

年年說難過,今年也不算易。「飯局」在努力經營下,總算又重拾正軌。現在平均每個星期都會有不同的飯局,跟不同的單位及地方食材也有精彩的合作。我堅持的東西很簡單,就是質素。只要提供有質素的出品,其實我不太介懷有多少人會來。今天無論每位三百至每位二千的飯局都照樣爆場,而這也是業務上的主力所在。雖然要親力親為的去招呼每一個飯局是辛苦,但我珍惜跟各食友交流的機會。來年我們會繼續及掘不同的地方,以不同的形式將不同的食材及吃法帶給大家,這是「飯局」的承諾。而作為公司的核心業務,這仍然會是來年最重點推動的項目。

至於其他人及其他沙石,看到就笑笑算。如果佢地真係得,我仲企在這裡咩,係咪?我最常說的是「如果佢幫到你,就快點同佢合作」。不過當然,就不用再找我了,這不難理解了吧?

「明廚」方面,今年的最大挑戰就是搬新地方。很開心很多朋友也說這裡比以前的地方更好,我的標準答案總是「不是更好不如不做就算」。在新地方,烹飪班是少辦了,但跟產品有關的班就越開越多。這其實也跟本來的理念相近,我的教室從來不是以「一星期七日早晚有班」的「工聯會」形式經營,其實是個品牌的營銷。在這裡我們推出過不了的產品,也成功的拓展原有產品的種類,成績是令人滿意的。雖然攤開條數還不是很吸引,但看著朋友們都可以吃到高質素及百分百香港製造的月餅及臘腸時,那種滿足感是很難形容的。

這要多謝沿路加入的新伙伴,大家努力的去推行新產品及新業務。年末的美食團就是當中一個很重要的目標,這也是公司下年重點發展的項目之一。一直深信,只有堅持水準及不隨波逐流才可以在市場上站有一席,希望我們是朝光亮的大道走過去。

個人業務方面,其實意外地是比舊年好得多。到現在我也慶幸自己是個肯改變的人,如果不是在舊年就開始學習將飲食資訊以影片的形式推出,或者我也不會仍在這個位置。可以這樣說,現在十個客有九個都要求出影片,如果你只寫文章(或日日夜夜以寫阿婆回收報專欄圍爐而自J)的話,早已給淘汰掉。

時常說在香港做飲食資訊是真的「乞米」,但相信我夠資格跟大家說,其實「乞米」又唔等如不可為。因為這一行入行的人少,真的懂吃的人也不多。只要無忘本意,真心的將好吃的地方推出來給大家認識,這個奇怪的市場仍然是有可為的。只有保持高水平及不斷求變創新的人,才可以仍然留在市場內,這也是叢林的法則。

因為工作,這年到過不少的地方。埋單計算,大概是有五分一時間不在港,而餘下的時間又有四分一在澳門,怎樣去平衡不同地方的飲食資訊其實也是工作之一。所以其實很久以前已覺得「Food Blogger」這個稱號很奇怪,要將飲食資訊傳輸做得好,維持不同的資訊平台也是個非常重要的話題。所以每聽到有人說「咩你仲有寫xx架?」我總會笑笑口的答「你估在香港搵食話咁易咩?」。

又大一歲,體能是無可避免的下降。加上很多時跑這跑那的,箇中苦況不足為外人道。身體的老毛病在這年不停發作,導致關節的褪化也加劇了。出團時,大家看我行長樓梯的苦況就知。希望來年可以找點時間,去調理好這方面的事。只有這樣,才可以走更遠的路。

發展還不錯的一年,沒有家庭、同事及工作伙伴們的支持是不行的。謝謝家人總在全力支持,不然是多一步也走不成。謝謝同事Gloria的無間支援,或者合作了數年她也慣了我的神經刀性格。謝謝新加入的合作伙伴們的信任及全力協助,令這個只有兩個字建立而來的飲食微企能平穩的走下去。

2018年快到了,預先祝大家事事順利,新年進步。希望大家多多支持,也繼續支持。

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

すき焼 森:高水準壽喜燒


十一月下旬·晴

談起和牛,年少時只愛吃烤的,一向偏愛鐡板燒及烤肉。年紀漸大,慢慢的明白和牛的其他吃法,所以涮涮鍋しゃぶしゃぶ)及壽喜燒すき焼)也吃多了。其實油脂豐富的和牛除了烤,以壽喜燒的方法去吃也是很不錯。那甜甜帶焦香的味道混合牛油脂的豐香,確實是滋味無窮。

城中少有正宗壽喜燒

在香港日本料理雖多,但要吃有水準的壽喜燒卻非常難找,這裡毫無疑問是最好的一間。其實是晚是好朋友替我安排的慶生宴,有心的朋友記著我的唐曆生日,就約出來吃這一餐。也謝謝另一位朋友的安排,幾個大忙人這天晚上乖乖的這裡吃壽喜燒。

令人期待的一頓晚餐

只是兩個多月沒聚,預計會有海量近況要更新,所以就安排了餐廳一角的四人檯,方便傾計。訂位的朋友也早早約好日籍師傅來處理這一頓壽喜燒,掀開檯子有個暗格,內藏烤爐亦可放上鍋子,非常企理。

日籍師傅